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 > 更多 > 女足 >

性别即政治:女子世界杯足球赛的时代精神

admin 发表于 2022-10-02 20:18 | 查看: | 回复:

本届女子世界杯足球赛在美国队以全胜之姿卫冕成功画下句点,美国队长之一的拉皮诺(Megan Rapinoe),绝对是场内与场外的焦点人物。

场上,拉皮诺包办最多进球的金球奖与最佳球员荣誉的金靴奖,现在一头紫发的拉皮诺,生涯三度膝盖十字韧带受伤,却屡仆屡起,以34岁之姿,成为世界杯最佳球员,她的表现承继了爱克斯(Michelle Akers)、汉姆(Mia Hamm)、雀斯汀(Brandi Chastain)、普林兹(Birgit Prinz)、玛塔(Marta)、泽穗希、万巴赫(Abby Wambach),将再启发新世代的女足球员。

场外,她所留下的印记,可能要比那些奖项更令人印象深刻。拉皮诺与女友——WNBA超级巨星,也是四届奥运金牌得主柏德(Sue Bird)——是全世界最受瞩目的女同志运动员伴侣。而她直率敢言,关切种族、性别平权议题,赛前演奏星条旗歌时的静默,更大声地表达出她鲜明的政治的立场。凡此种种,莫不惹怒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她还早早宣称,若美国队拿下冠军,也不会进“XXX的白宫”见川普,之后两人隔空推文战,烟硝味十足。

世界杯冠军,男女不同酬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近三年来,美国女子国家足球队为美国足协带来的收入,已经追平、甚至超越男子队,在击败荷兰的决赛中,吸引超过1400万人收看,比起2018年男子世界杯决赛还要高出22%;她们四度奥运金牌与四度世界杯冠军的荣耀,更是美国男人所难以望其项背的(美国男子队甚至没有打入会内赛)。然而,她们所获的酬劳、训练与旅行条件、以及美国足协用在行销女足的费用上,却远不如男足。

另据英国《卫报》所取得的资料显示,如果美国男足赢得世界杯冠军,每人可约分得110万美金(149万新元),但女足每人最高却仅有26万美金。这样的差距不仅仅是美国或是各国足协的差别待遇,本届国际足总颁予女子世界杯冠军队奖金400万美元,然而,当2018年男子世界杯冠军法国队时,全队上下却拿共到3800万美元奖金。无怪乎当美国队在里昂捧起金杯时,场边球迷齐声高喊“相同报酬”(Equal Pay)!

运动场上同酬是极为复杂的议题,职业运动或许以商品市场价值的托辞尚可先让它过关暂不深究,但是男人与女人间代表国族光荣的价值却有着10倍落差,这怎样都难圆其说。无怪乎国际足总主席英凡提诺(Gianni Infantino)在决赛前的记者会上立刻表明,下一届女子世界杯的奖金将增加一倍,以杜悠悠众口。即便如此,这对现今银行户头里有27亿美金“准备金”的国际足总来说,实在九牛一毛。

同酬的议题,对于欧美之外的女足或是整体女性运动员而言,看似更加遥远。本届世界杯八强,由美国及七个欧洲国家所包办,过往中国、巴西、日本尚可与欧美一拼,但是本届赛事明显看的出来,欧洲职业女足在男子职业联赛全力扶持之下,进步的幅度已经超过亚非与中南美洲所能追赶的,2011年世界冠军日本,在泽穗希等黄金世代落幕之后,本届亦在八强止步。泰国在分组预赛首战就遭美国以0:13痛击,更是惨不忍睹。

在不久的将来(最快下一届),FIFA计划将女子世界杯会内赛扩编为32队,对于目前世界排名40的台湾女足而言,是继1991年冲入首届女子世界杯八强之后,再度叩关的绝佳机会,但也冒着被欧美列强震撼教育的风险。

女子世界杯反映时代精神

回顾历届女子世界杯,总是反映着女人们在运动场域的历史进程中一步一步前行的时代精神。

90年代初,东西冷战方歇,在广东举行这比起男人迟来60年的赛事,赛事办是办了,足球场上的性别看似与政治壁垒的高墙同时倒下,但是这群男人们却依旧握着男性为中心的价值,认定只有男人的比赛才够资格称为“世界杯”。

所以,当年这届由玛氏食品(Mars, Inc.)所独家赞助的FIFA官方正式名称是
第一届国际足总世界女子足球锦标赛之M&M(巧克力)杯“(1st FIFA World Championship for Women's Football for the M&M's Cup),直到后来才追认本届赛事作为首届女子世界杯的地位。

1999年,在美国举行的第三届决赛,由中国大陆和美国较劲,恰为美国“误炸”中国(大陆)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仅仅两个月后,两国外交诡谲气氛更为这场赛事增添国族况味;国家有难,女人代夫出征,俨然成为该届决赛的另类主题。但真正永恒的图像,属于在PK赛为美国踢进致胜一球的雀斯汀,狂喜的她脱下球衣,露出黑色Nike(耐吉)运动内衣,正式宣告女人内衣外穿、自信展现运动身体的时代肖像。

2003年,SARS肆虐,迫使FIFA将主办权从中国(大陆)手中收回,紧急委由美国再度举办,短短四个月内,美国足协紧急动员成功承办本届赛事,虽然规模较小,但是也展现出美国作为运动大国的无疑实力。足球在瘟疫蔓延时,提醒着世人生命的脆弱。2011年,大和抚子们在311大地震四个月后,为日本带回首座世界杯,不知抚慰多少人心。该场冠军赛事转播,也是日本类比电视讯号最终的大型事件转播,类比正式走入历史,数位时代正式来临。

这群女子足球员除了依旧各自代表自己的国家之外,相较起他们的男性同胞,还更多了些跨国境的姊妹情谊,在争取性别平权上站在同一阵线,从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美、日、德、巴西等知名球星齐声抗议国际足总公然性别歧视,允许主办国加拿大以人工草皮球场进行世界杯这最高层级的赛事,毕竟同样的状况是不可能发生在男足身上。

性别即政治,运动亦政治

近年来,万巴赫、拉皮诺公开出柜的女同志,接力领导着美国国家女足队,场上精湛球技与场外敢言、勇于承担,成为新世代性别平等的进步肖像,随着每一届女子世界杯的举行,俨然成为性别平权议题的公共论坛,连一向保守FIFA都大方赞同这样的社会功能,主席英凡提诺说道:

我认为我们必须说女子世界杯是一个了不起的推动女性平权的平台,可以推广并讨论各式各样的主题……但是谈论政治的话可能就有点超过了。

这你就错了,主席。性别即政治,运动亦政治,30年来,我们这个世代何其有幸,有这群了不起的女性足球员,一波又一波地推动时代前进,这每四年一度的嘉年华会,正是我们得以检视性别平权意涵的镜子,这也正是女子世界杯的时代精神。

30年间如此成就,令人尊敬,但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这样的果实能与全世界共享、而非仅是欧美限定,就是这时代精神能否更为升华的关键转折。

随机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耦甌科讯网 版权所有
[ 我也要建站 ]

回顶部